乐时尚网主页>时尚问问>

讨论:如何看待吴秀波在《虎啸龙吟》第38集中的演技?

时间:2018-01-13 来源:网友话题 编辑:乐时尚

如何看待吴秀波在《虎啸龙吟》第38集中的演技?
是否已达到巅峰?
网友: 影视观察家 媒体人

司马懿的履历是一部长期压抑,老年爆发的忍者人生史,而《虎啸龙吟》剧情亦如司马懿本尊,38集等待,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随着红袍司马懿上线,曹魏历史上的重大节点——高平陵之变终于登场,三千死士、白衣寒刃,司马懿红袍加身、白发蓬头却难掩满面肃杀之气,指挥若定,震慑四方。

网友纷纷表示,这段剧燃爆了,不仅画面美、配乐棒、台词好评,吴秀波的演技更是炸裂。不仅步履、声线和动作完全像一位耄耋老者,而且与之前生病的司马懿简直判若两人,当他手持宝剑登场,坚韧地弓着身子、眼中充满凌厉和狠毅,特写镜头下,每一寸肌肤都是戏,让人觉得心潮澎湃。而且,司马懿满脸黑黄、布满深深沟壑和老人斑的妆容更为这个角色添色,可见剧组用心良苦。

而当画面闪回初初入仕时的清俊书生,那一作揖一回望,恍如隔世,让人唏嘘,时间终究摧折了人心。也不禁感慨,曾经一而再再而三隐忍的司马懿,怎么就突然“起事”了呢?难道72岁的司马懿只是因为张春华的离去愤然而起吗?当然不是。

正如主创团队所说,司马懿的一生是一部欲望沉浮史。时间浇灭理想、岁月膨胀欲望,曾经的司马懿在努力压制自己的欲望,是受当时政治、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影响,司马懿才逐渐从一个儒法的支持者变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比如,他曾对儿子司马昭这样说:“我没想到,我拼命压下去的欲望竟爆发在我儿子身上。”

回顾司马懿的一生,年轻时期的他也曾满怀正义和理想主义,为了躲避出仕而压断自己的双腿,当面对夫人春华对自己懦夫的质疑,他说:“我轧断双腿,是下策,如若不然,我既辜负了寒窗苦读还可能成为别人的手中刀。这一辈子不光活个生死,总得活个对错。”在当时的司马懿看来,对错比生死重要。

《军师联盟》开局,他与杨修的一场大辩论上,也可以看出,他早期的思想是儒法观:国家的利益与稳定处于第一优先序列,对国家的责任处于第一优先序列,个人的私利是上不了台面的。这从他曾经的自我剖白——“我一个学子最大的抱负,就是找到一个君王,臣之,辅之。也许,我还能和他一起结束这乱世。”以及对学生的教导——“这世间有诸多痛楚,诸多不公,只有咬着牙,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为常人所不能为。”中也可见一二。

而司马懿的思想开始出现转变,最明显的体现是在“空城计”中。从司马懿与诸葛亮的神交对话中,可以看出,当时司马懿已经猜出西城是座空城,但当诸葛亮提醒他当心功高盖主、鸟尽弓藏时,尽管司马懿嘴上说“我只要进了这西城,杀了你诸葛亮,我司马懿就流芳百世了”,却依旧选择了撤退,因为这时,他“依依东望”,望的是家族利益,望的是朝野之形势,至此,他开始摆脱儒家的天下观与“道统”。

而没有了“道统”的约束,又缺乏与曹丕那样的感情基础,他与曹叡由效率机制与权力机制决定的关系,便直接进入了赤裸裸的权力博弈,两人都互相防范、如履薄冰。

所以后来,在与柏灵筠抚琴时,司马懿说“我羡慕孔明,既是刀,还是执刀之人”,从这羡慕中我们可以看出,不愿做他人手中刀的司马懿已经开始向往成为一个“执刀人”。

此外,“空城计”中,司马懿还说了一句话,也十分值得人们深思,他说:“我跑过了文帝、跑过了武帝,但我总是跑不过我自己心中的恐惧。”确实,三国魏晋时期门阀斗争造就整个权力格局十分不稳,权力斗争极其惨烈,你死我活,剩者为王。在这种由权力架构而成的社会体系中,被牺牲的常常是弱势一方。所以每个处身其中,处于弱势地位,并被强势者深深猜疑的人都深怀恐惧,司马懿始终怀有这种恐惧,所不管是前期的隐忍还是后期的爆发,也均来源于这种恐惧。

有此来看,当儿子司马师被诬入狱、结发妻子张春华猝然离世,再加上曹爽的百般羞辱,72岁的司马懿真的是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而披上红袍,掷地有声地说出那句“做了一辈子别人的手中刀,这一次,我是执刀人”,也是意料之中了。

原文: http://www.styletc.cn/wenwen/s158979.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