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时尚网主页>时尚问问>

讨论:李金斗干什么去了,好久没看到了,还活着吗?

时间:2018-01-13 来源:网友话题 编辑:乐时尚

李金斗干什么去了,好久没看到了,还活着吗?
小时候很喜欢他的相声,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却表演了喜剧!
网友: 不止看戏 娱评人 娱乐问答专家

还活着。今年也整70岁了。

提到李金斗,很多观众会想起他乐呵呵的模样。在上世纪80年代,李金斗确实是相声界”传奇“一样的存在,特别是1985年到1995年是李金斗的黄金十年。

他和陈涌泉《武松打虎》红遍全国,曾获得了“全国首届相声邀请赛”逗哏一等奖和“全国新曲目大奖赛”一等奖,又在1995年又获得了“侯宝林金像奖”。不过,有人说他是“全国当代最受观众欢迎的八大相声演员”之一,这就扯淡了,相声界从未进行过这样的评选活动。

真正让李金斗全国闻名的是电台不断播放他的相声,以及登上央视春晚的物体。1989 年和1992年,他和老搭档陈涌泉合作了相声 《送春联》和《宠物热》 ,后来又跟石富宽合作了《跑题》和《新春乐》 ,最近一次是2007年与赵卫国、大兵合作小品 《免费电话》 ,不过水平跟当年的《武松打虎》比,已经大不容前了。

这几年,观众看不到李金斗,大概又以下几个原因:

一、当了北京曲艺家协会主席了。别小看”曲艺家协会主席“这个头衔,这可是北京曲艺的头儿,当了曲艺主席后李金斗就得出席大量的活动。比如下基层演出,什么送温暖活动,各种的晚会等等,其实他没闲着,但没上电视。

而且,李金斗爱张罗,北京曲艺界谁拜师、收徒弟了,一般都请李金斗去当主持,这些社会活动占据了他大量时间。在老相声圈,李金斗还是挺仁义的,谁那出了事儿,找上门他都帮一帮。

二、搭档老换,没有新作品。李金斗从出道至今,换了不少搭档,从最早的陈涌泉,到石富宽,再到李建华。相声行,搭档就像两口子,你看冯、牛群,何云伟、李菁,搭档一拆,人气立马散了。另外,除了早期陈涌泉帮磨合的几个代表作,李金斗的代表作不多,特别是郭德纲德云社兴起后,一些原本主流的相声段子已经脱离大众的审美趣味了。

三、近几年流年不顺,与郭德纲恩怨、嫖娼传闻、假广告事件等。其实,郭德纲想找人拜李金斗为师,这事儿是真的,当时郭德纲在北京不顺,想找个靠山,顺便把户口给解决了,何乐而不为?但据说,名额后来让人顶替了,这不一定是李金斗的事儿。两个人从明面上说,谁都没骂过谁,但李金斗作为北京曲协主席提倡什么净化小剧场、摒弃低俗相声,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映射郭德纲。

另外,还有”嫖娼传闻“,曾有人声称排了录像让李金斗拿80万解决问题,不过李金斗报案了,最后对方被判敲诈。对这事,李金斗的说法是,他确实在2003年或2004年时去过长春某会馆洗浴,当时朋友给他找了一名按摩小姐按脚,但由于是酒后去的,所以具体干过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

最让李金斗不好意思再登电视的事儿是”假广告事件“。2005年的9月27日中秋之夜,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了《中国政策论坛》录制现场, 国家工商总局公布了2015年涉嫌违反《广告法》的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李金斗的“金斗寻宝”受到了央视的批评。在广告中,李金斗用相声语言介绍他推荐的“手串”,这个手串广告仍然涉嫌虚假宣传。

所以说,作为一个公众人物,要拿作品说话,还要爱惜自己的名誉啊。

网友: 建筑女砖家 社会问答达人

提到70岁的著名相声演员李金斗,很多人或许都不陌生吧~

上世纪80年代,他表演的《武松打虎》《老鼠秘语》等相声风靡一时。

同时他也是当年全国最受欢迎的八大相声演员之一。

然而这些年,年事已高的李金斗却陷入了各种是非之中。

尤其是他与郭德纲的一些是非问题大。

当年,为了能在北京立足,郭德纲一开始是想拜师李金斗,但却遭到了李金斗的拒绝。不过后来,郭德纲予以澄清,称当时拜李金斗为师,是想解决北京户口,但后来被人顶包,而非拒绝。

曾有传闻说,姜昆联合李金斗,曾对郭德纲相声发起过抵制。

后来曹云金在讨伐郭德纲的长文中,也透露郭德纲也让弟子们发文骂李金斗,这间接证实了双方有一些过节。

李金斗从艺几十年,最大的风波莫过于卷入了嫖娼诈骗门。

2004年春节,李金斗在长春演出,演出结束后,朋友请他们去某会馆洗脚,当时为他洗脚的是一名女服务员。

时隔一年后,李金斗突然接到了一个叫魏东的人打来的电话,自称手里有李金斗“嫖娼”的录像带,要挟李金斗拿出80万元来买那盘录像,否则就把录像带卖到香港去,让李金斗身败名裂。

随后,李金斗向当地警方报了案。魏东和同伙被警方抓获。

而后有媒体证实,所谓的光碟只是合唱的假视频。

这些年,虽然已经摆脱了光碟门的阴影,但李金斗又在代言的问题上栽了跟头。

2年前,央视曝光了相声名人侯耀华、李金斗,涉嫌违法虚假广告的丑闻。

他还被国家工商总局作为典型案例公布。

随之,有网友调侃说:越是晚年,越要擦亮眼睛。

没想到李金斗,在他的晚年却摔了几次跟头。

太可惜~

网友: 畅聊君

喜欢相声的听众恐怕没有不知道李金斗的,这不仅是由于他那别具一格的面孔上独树一帜的鼻子,更源于他那脍炙人口的相声作品和独具特色的舞台表演。李金斗出生很苦,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是爷爷和养母把他带大。但是他聪明过人,13岁就学习相声艺术,深得前辈相声艺术家的真传,而且他博采各家艺术特长,集北京的清雅、天津的火爆、东北的粗犷于一身,形成了自己独具一格的艺术风格,多次获得大奖,并且被评为当代最受欢迎的八大相声演员之一。日前,《夜访百家》节目主持人张南对李金斗作了访谈。 说相声为了骑名牌自行车 张南:不管是说相声段子,还是您主持节目,只要您往台上一站,总有那么一种满台生风、金玉满堂的感觉。 李金斗:应该说相声和观众贴得比较近,演员站上去应该马上和观众打成一片,这也是我们很多相声前辈,老师身上保留下来的,像高英培老师,一上去特别火爆。 张南:这也需要多年的相声功底。听很多相声前辈演员回忆说相声的经历,都是因为小时候的家庭环境太苦了,所以说相声来找个饭辙。在您这辈演员学说相声应该没有这个问题了,是因为自己喜欢这门艺术? 李金斗:我应该说是误入歧途。 张南:误入歧途? 李金斗:对,因为我从小家里没有做这个方面工作的,也不是门第出身,不是世家。我有一个同学,他比较喜欢讲相声,在小学的时候。我因为爱踢足球,他又有球刊,因为他家里头生活比较好,他有一个勇字牌的黑皮球,我得跟他搞好关系,我就老借他的球踢,踢他的球。然后他爱说相声,他就让我给他捧。当初也不知道什么叫捧,一个甲一个乙,我就去这个乙。所以学校演出,我就给他捧。他演得很好,学校对他都比较重视,当然每次都是我给他捧。后来,北京市统一招生,到各个学校去挑文艺人才,他责无旁贷就是文艺人才,那么他得去考试,让我陪着他。我陪着他去考试。看榜的时候,他看的榜,我没有去,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事情,结果我考上他没考上。 张南:这好象是因了那句老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李金斗:后来他不乐意了,他说你看你又不会说相声,你考上我没考上。我当时想,一定是人家搞错了,名字写错了,或是人家误认为我是他,他是我了,可能是这么回事。那我又去找人一次,跟人家说。人家觉得这小孩挺诚实的,说这样吧,两个人都考上了,一块再考一回复试。复试的时候是比较严了,复试的时候有很多的老师,都是专家了。完了之后他还是没考上。复试的时候不看榜了,就在家里等通知。我奶奶当时接到这个通知了,看完这个通知后就把这个通知给撕了。 张南:干吗给撕了? 李金斗:她当时对相声的看法不好,她认为规矩的孩子不应该去说相声,所以就把这个给撕掉了。撕掉了就过去了,本来应该是1960年8月15号报道,可都8月20多号了,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事,我还在家玩,在家踢球。那么有一天,就是我的师傅,赵振铎先生到我们街道找我们,当时也不会去找我,他是找街道,街道找我们家,把我奶奶叫去了,后来我也跟着去了。我师傅当时是25岁,因为我师傅长得也比较好看,他当时又是个名演员,工资也比较高,他穿得也比较讲究,骑的自行车也比较好,是特别好的自行车,那感觉就好比现在一个人开着宝马。 张南:特别吸引人。 李金斗:当时来说那车就是挺讲究的,我一看这人说相声,那么漂亮,还骑着这么好的车,穿着也很讲究,说话也非常文明,我奶奶当时也比较喜欢,觉得挺好。那么后来我就去了,所以我报到是比较晚的,我是1960年8月29号,最后一名报到,我们那一班是47名同学。 张南:没看中说相声的,结果看中人那自行车了,冲那自行车,我也说相声去。 李金斗:对,我要说相声,我也能骑那么好的自行车了。 张南:当初为了跟人家凑热闹,要踢人家那球,结果给人家捧,捧着捧着自己就进来了,结果又看上人自行车了。 李金斗:所以糊里糊涂就搞了这个工作了。我1960年8月29号报到,我们是10月10号开课。 相声界多了一个鼻子尖尖的小朋友 张南:你进的是侯宝林先生搞的北京曲艺团学员班? 李金斗:我们这个学员班原来是侯宝林先生、连阔如先生、曹宝禄先生,还有一个全国华先生四个人发起的,是一个子弟学校。 张南:相声世家的孩子。 李金斗:相声世家、曲艺世家,就是这些孩子去学习。那么后来我去的时候已经就变了,1960年就国营了,归北京曲艺团。我考进去的时候时,1956年的第一期学生是刚刚毕业。 张南:有这么多曲艺界的前辈,你们在那里学习,肯定进步应该是很快的。我听说你13岁的时候,就去人民大会堂为中央领导演出,当年的北京日报上还特别提到说,一个鼻子尖尖的小朋友,用他清脆的嗓音,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李金斗:对,他还给我登错了名字,登的是李金计,不是李金斗。 张南:但是这个鼻子尖尖的小朋友,肯定就是说您了。 李金斗:对。我们是10月10号开课,开课学到12月中旬的时候就可以上台了,上台之后就是到12月31号,就到人民大会堂去演出了。到大会堂去演出,现在就是春节大联欢。 张南:见到了很多的中央领导人? 李金斗:对。 张南:我想当时肯定对您来讲,这个是一生当中非常高的荣誉,特别的骄傲。 李金斗:当时在人民大会堂演出,因为我们前两天就先到各剧场,比如千年艺术剧院,因为他也要去挑节目,因为我们团在青艺搞了一台相声晚会。第一个节目是我师傅,第二个是我,我们演了8个相声。当时挑节目的是陆定一,当时是文化部部长。他去挑的节目,看完了之后,选到人民大会堂去演出,那么对于我来说,这当然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因为我刚刚学相声,才13岁,我能上人民大会堂去演出,那当然了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而且呢,还管饭。 张南:管饭,听说当时您自己带着饭了,还带个菜团子。 李金斗:对,当时下午走前告诉我晚上上哪演出去,家里人也高兴。我奶奶听说我要去人民大会堂去演出了,走的时候用手绢包了一个虾米皮、韭菜、棒子面的一个团子。在人民大会堂说完了相声以后,会饿,回来半路上就可以吃了。我就带着团子上人民大会堂了,结果我师傅跟我说,说完了晚上还管饭,还有宴会。唉呦,这团子怎么办呢?我就上人民大会堂的厕所里,去过两次,想把这个团子扔掉,可是当时厕所旁边都有警卫,一会进去一趟出来了,害怕都不敢扔,一会进去一趟。一问我干吗,我就说我撒尿。后来那警卫说,你有什么事,怎么老上这撒尿来了,你这孩子。后来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我就搁到了马桶里冲走了。 艺不压身,在全聚德练相声手艺 张南:您的舞台形象,和一般的相声演员,就是长得比较幽默的相声演员不太一样,比较正,浓眉大眼的,感觉在那个时代当个像王心刚那样的电影演员都可以。可是我知道您,因为长相的原因,在特殊时期还真的就差点给改行了? 李金斗:对。因为那个时期,你这个模样上台,反正肯定是受到一些限制,所以就不让你做这个工作了。挖防空洞,干校,我都去过。挖防空洞的时候特别有意思,我跟全聚德烤鸭店的哥几个一块挖防空洞,为什么跟他们挖防空洞呢?因为他们送来的饭比我们自己带来的饭要好,因为它是全聚德嘛,所以我跟他们哥几个一块挖防空洞。我和他们关系特别好,挖完防空洞,我就跟他们一块到全聚德去,我还在那练手艺,掂、炒、烧、切菜,后来我能给他们配菜,有的时候特别忙不过来的时候,也能帮着炒俩菜,一直干了好像有1年多的时间。后来一直到75年年底。 张南:其实您那时候在全聚德学得也不错,但是最终您没有当厨师,我想当初还是相声的魅力比烤鸭的魅力大,要不然今天我们就少了一个相声大师了。 李金斗:不不,大师可不敢,就是说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相声演员吧。 张南:重新登上舞台之后,您有一个节目《学徒》就把在全聚德学的手艺都用上了。 李金斗:对,那个是天津的一个节目,我师傅去天津看刘文亨老师的时候给带回来的,节目叫《学徒》,它那个一开始就掂炒勺,就是干一行爱一行,学雷锋,咱们一开始看不起厨子,后来他认识到,敢情这个这么难,而且苦练基本功,得到了老百姓的好评,菜也炒好了,这么一段相声。 张南:当初在全聚德学的那些东西,没白学。 李金斗:全用了,没白学。所以我师傅拿回来之后,立刻就给我说,你演这个合适。因为上台之后前三个包袱全是拿捧哏的手当炒勺。 张南:一段生活经历,留下了一个作品,《学徒》。 李金斗:对,对。因为演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演了一年多,效果都非常好。 照猫画虎,成就辉煌 张南:在您的相声生涯当中,您和陈涌泉陈老师做搭档时间比较长,作品也比较多。 李金斗:我从1978年年底和陈老师开始合作,合作了整整20年。 张南:合作了整整20年。 李金斗:后来陈老师就退休了,那么后来陈老师退休之后我就李建华合作,一直到今天。 张南:像《闯三关》、《耙子当头》、《小胖墩》、《一鸣惊人》,这些个都是和陈涌泉合作的? 李金斗:对,基本上都是和陈老师合作的,后来还有很多了,我们跟陈老师演了120多段相声。 张南:您和陈老师有一段相声《武松打虎》,有一个情节特别逗,让人印象特深刻,就是您演的酒保,在陈老师演的武松的酒碗下蹭酒喝,这个情节是你们自己设计的吗? 李金斗:这个是这样的,1985年北京市要搞优秀青年调演,就是所有的青年跟中年,35岁以下的,要搞一次调演,要把所有的中青年好的演员,要推出来。那么就有各个单位都在组织力量搞创作,我们团也有,就是连春明写的一个《武松打虎》,当时这《武松打虎》陈老师看完了以后,觉得这个节目,说相声的行话叫“腿子活”,说这个节目还可以。那么我们就把节目就拿出来看了一遍,看了一遍一看,当时还不是很成熟。因为我跟李万春老先生的李小春,还有他的徒弟吴龙喜,我们关系都特别好,所以我就找龙喜三哥,我就跟他说,是不是上先生那去一趟。因为我看过李万春先生的《武松打虎》,这个酒保是李庆春,就是他的弟弟,他演丑特别好。因为《武松打虎》这个京剧应该说是帽戏,就是开场戏,但是经过李先生的修改以后,改成了大豆戏,因为他投了酒保,李庆春老师演得特别好。所以我就上了李先生家去,老先生当时还没起床,我们去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老先生一听我们来了,特别高兴就起来了。后来我就跟他说,我们要参加调演,他说,我知道这事,我都给我的徒弟排了,我说我有这么一个节目,我给您念一遍,老师说,你这是大戏考的,很多词句不讲究,他说,你看我一遍像吧。我就看了,老先生的录像,后来我就给录下来了,录下来之后,我就根据这个,我又重新跟陈老师改了一遍,然后又找作者,得到他同意之后,然后我们有加了很多的一些现挂,后来我们又拿着改的这个,给李先生念了一遍,李先生比较满意,他就说,这可以,后来我们让老先生给我们排了一遍。那么当然这里头,因为李庆春也好,李万春也好,跟相声的老师我们的前辈,关系都特别好,经常到后台去聊天,所以我看了李庆春老师演的酒保,他也有这么一个喝酒的动作,我就照猫画虎地把李先生的酒保喝酒的这个给学下来了,但是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 张南:我想当时是不是就憋着一股劲,要把这个节目打响。 李金斗:对,因为那时候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在这个之前我们也演了很多的段子,像《闯三关》都是在这个以前的,《耙子当头》等好多节目都是在这以前的。那么这个节目应该说是一个转机,作为一个演员,谁都想出名,不想出名的演员不是好演员,也想出名,必须要出名,而且尤其是相声。我们搞完了以后,试演了两次,当时试演了两次的时候,效果特别好,当时大家说相声的时候,没有人穿大褂,因为都穿中山装,或是这个装那个装,没有人穿大褂,我一看这个节目基本上保留了所有传统相声的技巧在里面,所以我们就用桌子、扇子、手绢,还有一些简单的东西、道具,比如说啤酒箱、桌毯,就按真正的传统相声那样去演,结果当我们把这东西摆上之后观众就有动静,他就觉得这相声怎么的,等我们再穿上大褂出来到演完了,掌声不断。所以从策划一直到脚本,应该说都是比较完美的。 张南:结果这个相声是获得了一个三连冠? 李金斗:是,我们在北京市得了优秀表演奖,在文化部得了金奖,在中央电视台得了,逗哏一等奖,这个作品是优秀奖,还得了一个全国献礼演出的一个一等奖。 张南:我想这个相声,尤其是《武松打虎》这一段,以新颖的形式,还有那种难度大的表演,里外结合,巧妙犀利的语言,当时也是讽刺了社会上的一些不正之风,所以受到了观众的喜欢。 李金斗:当时比如说买菜要搭菜,给他钱他要外汇,当时有倒汇的,当时比较流行倒汇,所以跟武松要银子的时候,他拿出是银子不要,有外汇券吗,搭菜也比较现实,因为当时买啤酒要搭一盘橡皮鱼,当时老百姓对这个都比较反感,因为橡皮鱼大家都不爱吃,所以当时就说了,还得搭菜,就是橡皮鱼,所以这个效果都非常好。 张南:对,这个相声通过这次大赛也奠定了你们在相声界的地位和你们的演出风格。 李金斗:对,反正通过这次观众能认识你了。 张南:从那之后,相声之路也就是一片坦途了,对您来讲。 李金斗:应该说还比较顺,后来我们又搞了好几个节目,像《猴的自白》、《老鼠密语》、《省略语》等等一大堆相声,再搞出来演起来就比较好演了,因为你这个观众认可了,就比较好演了。 张南访谈手记:李金斗是幽默大师、笑的使者,他在自传《金斗广记》当中,曾经这样写过:如果我说的相声能让您开怀大笑,那是我最大的快乐,不管我心里是苦、是辣、是酸、是甜。我相信忘情于相声艺术的李金斗老师,说的这话是真诚的,因为从他的故事当中,让我们感受到,他生命当中体验的那种种的酸涩和困苦,由此也了解了他的艺术的根,了解了他对父辈、对亲友、对师长,以及对观众的赤诚情感。正是因为有着这份真挚的情感,他在离开舞台10年之后,依然能在舞台上创造出自己人生的辉煌。

网友: 你奶奶个攥

活着啊!满处跑穴挣钱呢!前几个月在张家口看见他们了!




网友: 潘龙江红尘情歌创作人 国家二级作曲

他让给郭德纲的德云社啦,如果他总出来的德云社怎么发展呢?文艺评论家潘龙江。


网友: 大方说网羽

一般这种主流的老牌相声演员,他的最新动态,会出现在以下几个地方:1.收徒。主流的老牌相声演员,到了这个阶段,收徒的还是不多见的,主要考虑到相声里面的辈分,还要权衡和其他各主流老牌相声演员的利益关系。2.当平辈相声演员收徒的引、保、荐,分析内容同上,不再复述。3.出现在某位艺术家的告别仪式上。4.出现在稍微有点儿重量级的文艺座谈会上。

网友: 灯火庄园

这人嘴太“大”:说一句话,嘴里必须刮“场”风,那句话才能出来!不是活着就是“死”了,不是“死”了就是活着!中国小朋友不关心!谈相声,只关心郭德纲:活好!苦水里发出来的:必须让“他”好!

网友: Sn0WbrOther雪哥

有的人活着,它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它还活着。

有的人,情愿做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有的人,它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的活。


网友: 安三坏

谢邀!!相声这个行当,如果没有创新不好混了,尤其是大舞台。好多人看见老李出现在婚礼现场做司仪,念喜歌,赚红包呗。



(网络图片)

网友: 大山传媒365度观察

不好意思,对这个人我一无所知,所以无可奉告,再说打听别人的隐私也不好,你说是吧?谢谢邀请!



网络图片,

原文: http://www.styletc.cn/wenwen/s158975.html


相关文章